新闻线索: 8218666

广告合作: 8218607

17岁少女好心送孕妇回家遇害(组图)

2013-08-05 15:53:59来源:综合新华社、黑龙江晨报分享到

胡伊萱

“小姐姐,希望你一路走好”

“送一个孕妇回家,到她家了。”发完这条微信后,黑龙江佳木斯市17岁的胡伊萱踏上了一条死亡之路。

7月24日下午,胡伊萱在去同学家的路上,遇到一肚子疼的孕妇,请求她送自己回家。

谁料孕妇只是装病:胡伊萱将她送到家后,被骗喝下掺有迷药的酸奶,孕妇让丈夫对女孩性侵,担心事情败露后,又用被子将女孩闷死。

目前,嫌疑人白云江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,嫌疑人谭蓓蓓因怀有身孕被监视居住。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。

孕妇曾出轨

想找个女人补偿丈夫

胡伊萱是佳木斯林业卫校的学生,出事前在桦南县人民医院实习。

7月26日,她的父亲胡某报案称,称女儿24日下午离家后与家人失去联系。警方随即展开调查,确定长兴村居民白云江及其妻子谭蓓蓓有重大作案嫌疑,28日,警方将二人抓获。

女嫌疑人谭蓓蓓是烟台人,今年32岁,毕业于山东烟台某韩国语学院,曾在韩国实习;37岁的男嫌疑人白云江是桦南县梨树乡人。

“这所院校的学程是在国内学习一段时间,再到韩国实习一段时间。而深受当地文化的影响,谭蓓蓓表现出了对自己的老公极为听话、顺从的性格,甚至有些惧怕。”警方介绍,谭蓓蓓的家庭健全,父母为当地普通工人,家中还有一个弟弟。从韩国语学院毕业后,谭蓓蓓便来到了烟台某公司打工,做一些文书工作,在此期间,谭蓓蓓和做司机的白云江相识、相恋,同居。

2012年,两人在白云江的老家成婚。去年11月,谭蓓蓓发现自己有了身孕,在老家安胎。其间,一位公司的同事对白云江说:“你不知道吧,在你俩同居的那段期间,你媳妇跟别人在一起过。”听到这句话的白云江立即联系了谭蓓蓓,而妻子对此不置可否。此后,两人经常因为此事争吵,白云江甚至对谭蓓蓓动用武力。

据谭蓓蓓供述,“后来我想,我很爱他,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影响了我俩之间的感情,就想补偿他一下。于是,我就提出,要不然给他找个女人,让他俩在一起一晚,问过他后,他挺认同的。”

五六月时,谭蓓蓓开始筹划。她想,以自己孕妇的身份,编造个什么理由或者假装发生了什么意外,让过路的女生帮忙,骗回家里,应该会有人上当的。7月初,她在网上购买了一盒迷幻药,片剂的,然后就开始在大街上找机会。

女孩和他聊了会天

放松警惕

据白云江供述:“24日那天,我在家里等着,看女孩进门后,我觉得她长得挺漂亮,然后和她聊了一会儿天,说了些客气话,并表示为了感谢她,给她喝了酸奶。当时酸奶拿出来的时候,一个是开封的,一个是没开封的。开封的是我加了迷幻药进去的,她看了一眼就喝了,后来又说了10多分钟的话,她就迷糊倒下了。”

此后,白云江欲对其进行强奸,谭蓓蓓离开了卧室,但是当白云江发现小萱来例假后,就停止了强奸行为。“当时,我头脑一片空白,就是觉得如果她醒了,看见了我俩的容貌,出去后万一报警,那就完了。于是,我跟妻子说,杀了她吧,杀人灭口就没有后顾之忧了。妻子没说什么,我就动手了,用枕头蒙住了她的头,她惊醒后挣扎反抗了几下,就不动了。”

两人杀害胡伊萱后,将她装进旅行箱,用红色轿车拉到小树林毁尸灭迹。

白云江曾前后结婚三次,并育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儿,对于前两次婚姻的失败,白云江没有作出任何表示。

家属无法接受

从小就教育孩子助人为乐

据孩子的母亲孙红波向记者回忆:“当天胡伊萱不上班,却一直到晚上11点多还没回家,家里人也一直联系不上她。当天晚上也没有在意,可是直到第二天,孩子的电话仍处于关机状态,于是第二天向公安局报了案。

孩子的母亲孙红波情绪激动:“我想说这名孕妇本身就要生孩子了,怎么还能做出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情。”孩子的二姨孙红云事后悲伤地说:“我是看着胡伊萱长大的,她从小就比较善良,喜欢小猫、小狗这样的小动物,很有爱心。她的父母也从小就教育她要助人为乐,看到别人有困难就应该帮一把。”孩子这一善意的举动,最后却遭遇这样的结果,亲人显然无法接受。“这种事情发生,就连素未谋面的人都会动容落泪,更何况我们是孩子的亲人。不严惩凶手,我们家属和其他民众心中的愤慨都无法平息,我们更是无法接受。”

举城祭奠

“让我们用爱心送她一程!”

“晚上九点桦西湖(人工湖),自备孔明灯和蜡烛,大家一起为最美女孩胡伊萱祈祷祝福,让我们用爱心送她一程!”7月31日,桦南县的陈明在贴吧里发出这样的帖子。

当晚,小城桦南夜似白昼。互相转告来祭奠胡伊萱的网友越聚越多,素不相识的男女老少也手持蜡烛赶来了……以桦西湖广场为圆心,拼在地上的心形灯饰、插在路边的点点烛灯、“天使女孩一路走好”的黑色条幅、小城上空徐徐升起的孔明灯……点亮了小城桦南的天空。21时许,陆陆续续赶到现场的人群已经将广场围得严严实实。

这个活动是网友自发组织的。“我和朋友买了好多蜡烛和孔明灯,早早地就来到现场忙活。晚上8点刚过,从四处赶来的人越来越多,大家几乎每个人手里都拿着蜡烛或孔明灯。那一瞬间,夜似白昼。”陈明说他没想到来了这么多人,善良美丽的胡伊萱的死刺痛了全城人民的心。

综合新华社、黑龙江晨报

评论

“送孕妇回家遇害”切割社会信任

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现象:一个心中充满阳光的女孩,面对需要帮助的陌生人,勇敢地伸出双手,却不成想,回报她的,不是微笑和感谢,而是蓄谋已久的性侵,以及付出生命的代价。“好心反遭毒手”的悲情,让人揪心、痛心和伤心。

“送孕妇回家遇害”再一次为风险社会增添了辛酸的注脚。助人为乐也好,见义勇为也罢,当利他行为需要以生命为代价的时候,面对需要帮助的陌生人,还有多少人相信自己“可以做得到”?任何公共空间内,不管是公交车上,还是街头巷尾,面对如孕妇一般的弱者,人们常常会选择关怀与帮助,这是一种基于正常人性、道德的慈悲之心。然而,当孕妇的弱者符号成为“鱼饵”,善良的女孩便成为这起悲剧的受害者。面对这样的不良示范,人们不禁要问:还有多少陌生人值得信任?我们以后还敢不敢做好事?

信任作为一种社会资本,具有生产性和可积累性。与之相对应的,信任的存量也可以被消耗、被切割。信任裂痕一旦产生,短时间是难以修复的;因此,信任的生产比消费更容易。应该说,“送孕妇回家遇害”只是一个极端的、小概率的个案,但依然可能具备一定的感染和示范效应,稀释社会信任度。

基于先例的“惯性联想”,基于成见的“恶意的揣测”,都可能让人们为了保护自己,封闭内心,失去感受痛感的能力。一个温暖的社会,不该让好心人寒心。对恶例,及时、有力地给予法律的规训与惩罚,既是对逝去生命的告慰,也是对正义的回应。而在现实中,如何建构一道严密的安全防护网,如何建立利他行为的保障机制,则是摆在全社会面前的紧迫考题。

据重庆时报